图吧公交 >>阿克苏公交 >>阿克苏公交新闻 >> 新疆阿克苏:高温天公交车内45℃ 发动机灼伤驾

新疆阿克苏:高温天公交车内45℃ 发动机灼伤驾

2016-06-16    图吧公交新闻

 睡觉,热!吃饭,热!出门,热!入伏后,地区迎来大 烤 ,地区气象台发布高温黄色预警。昨日,今年以来强度最大高温来袭,地区多地气温在35℃以上。据地区气象台监测数据显示,昨日14时,阿克苏市气温达到35℃,而到18时许,温度已上升至38℃,达到当天最高温。

三伏天的太阳,像熊熊燃烧的烈火炙烤着大地,坐在屋内已经是挥汗如雨了,不少网友调侃: 大家出门要注意翻边儿,别烤煳了! 、 我们是奔跑的五花肉! 尽管天气如此炎热,依然有很多露天工作的人们,为了保障更多人的正常生活,不得不头顶烈日,坚守工作岗位,用汗水诠释着劳动者最为高尚的情操。

7月15日,本报记者兵分五路,在白水城内跟随多个不同岗位的劳动者,体验他们在烈日 烤验 下如何辛勤工作。

让我们用这组报道,向高温下的劳动者致敬!

新疆青年网讯 公交车内45℃ 发动机灼伤右腿

7月15日12时,记者来到阿克苏市南大街与晶水路交汇处,101路公交车终点站,高温炙烤着水泥地,感觉热浪似乎要把人吞噬掉。记者刚坐上101路公交车,就感觉整个车厢像蒸笼一样,而不断散发热量的发动机就在司机汪永强驾驶座旁边。

还没等公交车启动,汪永强的脸上就已经爬满了汗珠,顺着脸颊流到脖子里,只有在等红灯的间歇才能擦一擦。谈起开公交车的感受,汪永强说: 夏天嘛,汗水顺脖子流很正常,习惯了就没什么抱怨的,坚守岗位是应该的。

101路公交车全程41公里,来回路程需要2个多小时。今年47岁的汪永强跑101路专线已有5年之久,因为长时间坐在发动机旁,他的右腿小腿已被灼伤。当记者问及汪永强在这么热的天气下,有没有不想坚持的时候,他说: 每天要跑好多趟公交车,身体的疲劳还是次要的,面对形形色色的乘客,我们承受的不仅是高温天气的 烤 验,还有乘客的刁难,委屈只能埋在心里,只要乘客多理解我们,我们就很满足了。

随后,101路公交车到了发车时间,车厢里的乘客一上车都找稍微凉快点的座位,生怕被太阳晒到。记者注意到,一名乘客从阿克苏市大十字站到地区客运站8站距离换了4次座位,每次都找太阳照不到的座位。

开车行驶一个多小时后,汪永强准备的水早已喝完,13时05分,终于抵达公交公司终点站。等所有乘客都下车后,汪永强提着水瓶,拿着毛巾跑进了调度室,将毛巾打湿擦了一把脸,刚接了一杯水一饮而尽,就又回到公交车上等候发车,整个过程只用了6分钟。

13时15分,汪永强驾车从公交公司出发,由于驾驶座上面的电风扇已经 罢工 ,他的额头上不一会就渗出了汗水。记者看到,此时,司机驾驶位置的温度计显示车内温度是43℃。汪永强说: 现在不是最热的时候,下午4点左右,车内的温度基本都在45℃以上,跑一趟车下来跟蒸了一次桑拿差不多。

炎炎烈日下,阿克苏有220多辆公交车行驶在路上,220多名公交司机冒着酷暑保证公交正常运行,为市民提供便利。

送水工一天走数千级台阶送两吨水

炎热的夏天,持续的高温让大家有点招架不住。在这样的天气里,清凉的纯净水最能给我们带来些许凉意。头顶烈日忙碌的送水工用 汗水 为市民送上 清泉 。7月15日,记者来到阿克苏市水密码纯净水厂,跟随送水工李师傅体验送水工的心酸苦辣。

要两桶水吗,怡和丽园小区,好,马上送到 客户要求送水的电话铃声响个不停,水厂接话员一边接电话,一边告诉李师傅把水送到哪些地方。

夏季是桶装水的销售旺季,最近每天他都得送100桶水。 一桶水20公斤,有的市民一要就是两桶,40公斤提在手里爬楼,有时候算算我每天得走几千级台阶,那种感觉一般人真是受不了。 李师傅说。记者打量眼前这位李师傅,黝黑的皮肤上有着明显晒伤的痕迹。

送水的第一站是阿克苏市怡和丽园小区,这个小区距离李师傅在阿克苏市柯柯牙的水厂有8公里。送水的面包车刚开动不久,记者就感觉到了车内的闷热,汗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看记者不停擦汗,李师傅说: 我每天要开着车在阿克苏城区跑好几圈,车里没有空调,温度大概有40℃,真的很难熬。

20分钟车程后,到达目的地。李师傅拎着两桶水就打算上楼,但没走两步,下楼的住户告知他,今天电梯不能运行,李师傅只得拎着两桶水爬上7楼。 送水是力气活,遇到这样电梯停运的情况,我只能把水扛上楼。 李师傅说。

14时,记者跟随李师傅赶往第二站 阿克苏市劳动小区,此时的室外温度已经接近38℃。李师傅说,越热他们就越忙,送水工每天工作超过10个小时,没有双休日,没有假期。一天下来,脚是酸的、手是麻的、背是痛的。

汗湿衣衫铺管通水 身上晒掉两层皮

7月15日11时许,在阿克苏市阿温大道旁的一处供水管道施工工地上,挖掘机挖开了一条长长的管沟,十几名身着蓝色工装的工人在清理管沟。此时,太阳已高悬头顶,时不时有人直起身子抹一把脸上的汗水。

大伙都抓紧了,在太阳更烈之前多干些活。 说话的是阿克苏水务集团市政工程建设有限公司施工员杨生霖。他告诉记者,每天8时左右,他就要和工人在指定地点集合,安排好当天的工作后,到工地上开工。

现在天气越来越热,早一点干活就能多干些,尽早完成工作才是最重要的。 杨生霖说。

12时许,太阳越来越烈,记者站在马路旁都觉得酷热难当,工人们衣服上的汗渍由一小片变成了一大片,但根据施工要求,工作服不能够脱下来。 这也是出于安全考虑,防止刮伤。 杨生霖说。

工人上工的第一件事先要清理路面。 这地下还有其他管道,确定好在哪里开挖后,我们要先把路面清理一番。像今天这段工程旁边有住户,一下子挖开路面会堵住别人的路,所以,我们只能挖一段铺一段。 杨生霖介绍。

清理好路面后,挖掘机开工挖出一条管沟,人工对其进行清理,然后才可以把管子放进去。杨生霖说: 管子直径400毫米,大约有300公斤重,卸在附近的空地上,4个人才能抬起一根。由于管子都是黑色的,太阳一晒特别烫手。挖出来的土里面有砖石,直接填埋会对管子造成伤害,所以,要先用运来的沙子垫到管子顶上30公分处,然后再用挖出来的土填埋,再把多余的土方清运走。

在这个过程中,工人们除了偶尔停下来喝点水,几乎没有休息的时候。裸露在外的脸、脖颈处、胳膊上汗水横流,黝黑的皮肤被晒得发亮。

杨生霖指着脖子后的皮肤说: 我这都晒掉两层皮了,现在习惯了,只发黑,不掉皮了。

13时许,公司送来一桶5升的水,不到半小时就见了底。 公司每天送三次水来,可现在天气热,多少水都不够喝,我最多的一天喝了6瓶矿泉水。为防中暑,公司给每个工人发了藿香正气水和风油精。 杨生霖说。

没一会儿,送餐的人来了,工人们取下安全帽,擦拭着满头的汗水,往路边的树荫下聚集。

在这个岗位上已工作了8年的秋华林说: 我认为这份工作还是很有意义的,谁都离不开水,看见大家能用上干净的自来水,我这份辛苦也就值得了。

吃过午饭,工人们就近寻找了阴凉的地方,有的坐着,有的躺着,开始小憩。16时,他们又要顶着炎炎烈日,重复着敷设供水管道的各项工作流程,直到21时30分,才结束一天的工作。

千次挥臂指挥交通 汗水浸出湿疹

体验职业:交警

作业温度:37℃

体验地点:阿克苏市南大街与水韵路十字路口

体验时间:7月15日12时至14时

7月15日12时20分,记者走到阿克苏市南大街与水韵路十字路口,一阵阵热浪带来眩晕的感觉,来往车辆川流不息。此时,阿克苏市室外温度已经超过37℃,地表温度突破了50℃。交警在烈日下指挥交通,站在马路中间像一团燃烧的蓝色火焰。

潘振华是阿克苏市公安局交警大队南城中队的一名交通民警。当日,他已经在岗位上坚守了3小时20分钟,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但他还是用标准的手势指挥着来往车辆,口哨一直没有离开过嘴巴。

潘振华说,他已经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两年多。 两年以来,我每天都是这样工作,不论寒冬酷暑,都要坚守岗位,这是我们的职责。 当日13时10分,潘振华换班休息才有时间在路边停放的警车里歇歇脚。在车里,只见潘振华快速取下白手套、帽子,从后座拿起一瓶矿泉水一饮而尽。

潘振华告诉记者,交警每天9时15分准时上岗,一直到20时30分晚高峰结束,才能回治安岗亭休息。 一个路口一般是3到4名交警轮岗,每隔一小时换一次岗,一天下来每个人至少在交通指挥台上站三四个小时,仅停止、直行、转弯等指挥交通的手势就需挥臂上千次,吹口哨也近千次,体力消耗非常大。 潘振华一边诉说,一边用毛巾擦拭脸和脖子上的汗渍。

潘振华说,在站岗指挥的一小时内,没有时间去擦汗,更没有时间喝口水,因此在遇到高温天气的情况下,每次轮班下来一次能喝两三瓶矿泉水。 现在站一个小时岗,口渴、腿酸之类的都能忍受,最忍受不了的是市民不遵守交通规则。

随后,记者在潘振华所站的交通指挥台站了5分钟,一阵阵热气从脚底传来,脚越来越烫,脸、胳膊、脖子上的皮肤有种焦灼感,身上的汗水刚冒出就被热气蒸干了。难以想象,交警每天要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下经受着酷暑的 烤 验,是多么不容易。

天气热,站上十几分钟衣服就湿透了,湿透的衣服紧贴着皮肤,时间一长,腰和大腿内侧就会长湿疹,又痛又痒。 潘振华说,在高温环境下工作,每一名交警都必须有吃苦耐劳的精神。

采访结束时,潘振华说,他最希望的就是市民能够理解和支持交警的工作,遵守交通规则。

火车大夫 一小时弯腰近500次

列车检车员,这群常常被忽视的列车守护神,被誉为 火车大夫 ,正是他们的辛勤工作才保障了客、货列车的正常运行。高温天气对他们来说,就是 烤 验模式的开启。7月15日,记者走近阿克苏火车站运用车间检车员,体验他们的 高温人生 。

12时30分,记者到达阿克苏火车站,进入检车员工作的铁轨区域,踩着铁轨下铺着的菱角形石砟,隔着鞋底都能感觉到石头的炙热。

12时35分,列车检车员们的对讲机里传出 X41124次列车2道36辆开过来了 的声音。随后,4名检车员蹲在铁轨两侧,等待编号为X41124次货物列车到站检修作业。一旁的工作人员介绍说: 这趟列车共36辆(节),一边两名检修工作业,每人需要检修18辆,每辆车约15米,即每列车每人要匍匐检修270米,一个白班最多时检修20列、850辆,平均每人约200辆,至少3千米。

12时40分,列车到站,记者站在铁轨旁,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在制动机试验等程序后,4名检车员对该列车进行检修工作。只见他们娴熟地进出列车车底,对着列车各部位 敲敲打打 。远处,检车员们背着对讲机、手电、扳手、检测仪等重达5公斤的 家伙 ,在列车底部不足半米高的空间内钻进钻出。检车员买当 买买提艾力拿随身携带的红外线点温计,测量出列车车轮温度达70℃、铁轨温度达50℃。 这会还算好的,等到下午4点,铁轨上的温度比这还高,接完一列车衣服全部被汗水浸湿。

记者粗略统计,全列车36节,每人检测单面18辆,每辆检车员弯腰10至15次,即一列车检修30分钟内,每名列车员至少弯腰200余次。 只有对车底所有配件全部确认到位,才能保障客、货车的安全行驶,为国家和人民的生命财产保驾护航。 买当 买买提艾力说。全车刚检查完毕,另一辆货车到站,买当 买买提艾力和同事打开随身携带的矿泉水一饮而尽,来不及休息,立即转身投入另一 战场 。

库尔勒车辆段阿克苏运用车间主任薛东平说,检车员是车辆部门最辛苦的工种,如果没有他们,客、货列车的安全无法得到有效保障。


图吧猜你喜欢的

阿克苏公交线路调整

全国城市公交列表

北京公交 上海公交 重庆公交 天津公交 广州公交 深圳公交 太原公交 沈阳公交 长春公交 济南公交 南京公交 杭州公交 合肥公交 福州公交 南昌公交 郑州公交 武汉公交 长沙公交 海口公交 成都公交 贵阳公交 昆明公交 西安公交 兰州公交 西宁公交 哈尔滨公交 石家庄公交 乌鲁木齐公交 呼和浩特公交 更多>>
图吧首页
图吧手机客户端:
图吧导航